永远沉迷冷cp的桐笙

主坑是priest
孩厨

开罗游戏太好玩了我是脑残粉

圈多粮杂
甜甜的小粉丝

顾昀 / 王琳凯 / 爆豪胜己 / 夜尊 / 费渡 / 林静恒 / 白宇 / 乔一帆 / 麦考尔 / 卡米尔(双村)/ 嘉德罗斯 / 乙狩 阿多尼斯 / 许墨 / 周泽楷 / 乐正龙牙 / 五虎退 / 的场静司 / 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 / 端木熙 / 松冈凛 /江澄 /夜刀神狗郎

【伽小】来自天堂的信

算是联动,也算是读有所想吧
是给 @五十五线咸鱼文手啎杍 的文章
想对她的文章细化一下,才有了这篇的产出
对于原文有大改,而且ooc注意
——————————

       小小的小心裹着厚厚的毛毡围巾,在窗口上小心翼翼地哈出一口白气,小手在那块白雾上满满画出一封信的样子,瞪大眼睛看了一会,在那块雾快消融的时候又在上面加了两个小翅膀。

       门口又响起了叮叮当当铃铛的声音,似乎是信使来了。小孩子努力地望着窗外,却苦恼于个头的问题什么也看不见,小心想了想终于从沙发后面吭哧吭哧地搬了两本厚厚的大书过来,踮起脚尖使劲扒住窗台。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似乎是清晨了,昨晚下的雪现在还未消融,小心感觉手有些冰,可他又怕邮差先生从窗口走过去忽视了他,于是他打开了玻璃窗,使劲朝这那个年轻的信使挥手。

       “伽罗先生——起得真早!”小孩子挥挥手,笑着大声地朝年轻的信使打招呼,口中因为说话带出的白雾融化在冰冷的空气里,他看到信使先生愉快地笑了,他也咯咯地笑了起来。
  
       年轻的信使也朝着小孩子打招呼:“——你也起的很早嘛——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对吧!”

       “那今天有我的信寄过来吗?”

       小孩子直勾勾的盯着年轻的信使,大大的黑色眼睛闪烁不停,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伽罗翻了翻挎包,有些苦恼地对小心说道:“似乎没有……但是所有的信都在这里,你可以自己来找找。”

       小孩子吱拉一声推开小木门,又费力地推开大木门,门的确有些陈旧,上面趴着懒洋洋的爬山虎枝,明显的凹凸不平和各种划痕,从墙角开始生长的青苔一直蔓延到门脚下才渐渐地停滞不前。小心搓搓冻红了的一双小手,捂了捂冻红的鼻子,才像拆圣诞礼物一样神圣又小心翼翼地一封一封慢慢翻着检查着每一封信,直到他确定没有给他的信,才失落地放下手,不安的搓着衣角。

       “你天天在这里等不嫌麻烦的吗?这到底是给谁的信啊,这么重要?”

        “是……给天使的信!”小孩子的眼睛又渐渐明亮起来,急忙为伽罗解释道,“是寄到天堂去的……”

       伽罗又笑了,小孩子还真的是天真又可爱……居然会想到寄信给天堂,虽然很荒谬,但这也许就是孩子的纯真吧。

       “我想让天使他们好好照顾我的哥哥……”

       哦,原来是这样啊。伽罗的鼻子酸酸的,眼圈和小心冻红的手指一样红。接下来他说了什么,伽罗都没有听到,他只觉得他应该帮帮小心。

       ……真是个可爱又懂事的孩子。

       他果然在小心家门口的堆满了雪信箱里找到一封因为查无此地被退回的信。

       ————

       “邮差先生!——今天有没有我的信?”小心今天依旧是扒着窗口,努力踮脚向外面伽罗的地方看过去,今天不知为何他来的有些晚,天边已经燃起了朝阳,洋洋洒洒地灼烧着染红大半天空,伽罗看着小孩子r闪烁的眼睛,朝阳似要灼伤他的眼睛一般在眼底泛滥。

       好漂亮的眼睛,他这么想到。
   
       “有哦,今天有你的信。”邮差先生笑了起来。

       小孩子兴奋地只用双手撑住窗台,把大半个身子探出窗外,伽罗有些疑惑地看向木门,原来是从外面上了锁。他走过去从窗口把他的信递给他,那是一个干净的蓝色信封,上面用紫色画了一个小信封,还在上面加了两个小翅膀,虽然画技并不是很好,但是画在这种牛皮纸上依旧显得十分漂亮。

       小孩子很庄重地接过那个信封,非常宝贝地用双手捧着,对着朝霞仔细看,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还散发着牛皮纸的香气。

       “这就是——来自天堂的信吗?”

       “是啊,快拆开看看吧!”

       小心轻轻打开牛皮封,抽出了里面那张白纸,上面画了一个堆满了白雪的窗口和一个堆满了白雪的信箱,还有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小孩子扒着窗口,向信箱的方向努力探出头。
  
       上面只有几个大字。

       ——“你一定会好运的,我亲爱的!”——

                            ——end——

十五分钟爽图
比例和画风已经被我抛远
私设巨多(?)
纪念我一个沉迷伽小无法自拔在开宝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的同学√
希望她看不到我(顶锅盖)
私心伽小tag(xx)有人看着不爽我就删
震惊!伽小tag第一篇无赞无评论!